中国财经网首页- 新闻- 体育- 产业- 财经- 时尚- 科技- 娱乐- 汽车- 房产- 旅游- 论坛- 教育- 会议- 文化- 游戏- 法制- 生活- 地方- Rss | 注册-登录 |会员中心
中国财经网 > 财经 >投资 >正文

又一药企买医院受阻 海王集团拟收购三甲医院踢到铁板

2019-08-03    来源: 中国财经网  跟贴 0

    “今天下午医院产权改革领导小组举行遴选会,与三家备选公司进行了竞争性谈判,最终投资者确定为海王。我已经不能抑制住自己的愤怒了!没有经验、价格最低、方案没有别家的好、后期对医院没有任何承诺,他们也好意思说得头头是道!这吃相也太难看了吧!”

    7月31日凌晨,湖北江汉石油总医院(以下简称“江汉总医院”)的各大微信群里流传着其院长雷正秀写给全院职工的一封信,开头如是写着。

    就在30日下午,江汉总医院医院产权改革领导小组进行了一场“会场不录音、不录像,不设监督人员,没有职工代表参加,也不让医院独立董事参加”的遴选会,结果选定毫无医院投资管理经验的海王集团为投资者,两大有诸多国企医院改制经验的医院集团华润医疗(01515.HK)和新里程医院集团(以下简称“新里程”)出局。

    这一结果令医院绝大部分员工诧异。他们纷纷转发雷正秀写的那封信,彼此倾诉对医院未来的担忧——这家已经成立57年、由一家卫生所发展而来的三甲医院,很多员工在医院工作了二三十年,从来没有想过离开。

    正因为雷正秀如此坚定的反对态度,医院董事会无法达成统一意见,遴选会的结果也就无法上报到上级的湖北省江汉油田管理局(下称“油田管理局”)党委。截止发稿时,江汉总医院的改制暂时搁浅,医院多数员工酝酿着如何抵制海王集团。

    海王集团是综合性大型医药企业海王生物(000078.SZ)的母公司,从2016年兴起的上市药企买医院浪潮以来,这是又一起踢到铁板的案例。

    决定医院命运的遴选会暗箱操作?

    江汉总医院为原江汉油田中心医院,1996年通过湖北省等级医院评审,成为天门、仙桃、潜江地区唯一的国家三级甲等医院,至今也是湖北潜江地区唯一的三甲医院。医院开放床位1000张,设有28个临床科室,5个医技科室,年门诊工作量65万人次,出院病人2.7万多人次。医院还下辖15个社区健康服务中心站和1个托老康复中心。

    过去三年,许许多多类似江汉总医院这样的国企医院,走上了改制之路。2016年起,国家几大部委屡次发文,要求国有企业办医疗机构在2018年年底前完成移交改制或集中管理,采取移交、撤并、改制或专业化管理、政府购买服务等方式进行剥离。

    这些国企医院原本是大国企下面的二级单位,第一次要脱离原母体公司,大多是摸着石头过河,也会互相考察以借鉴彼此做法。很多投资机构、药企、上市公司、医院集团等等都有意向收购国企医院,一家三级医院可能有十多家意向投资方。于是,国企医院的上级管理者、国企医院院领导,在诸多选择面前,会摸索出一套办法来甄选合适的投资者。

    江汉总医院亦不例外。雷正秀透露,最开始有12家机构竞购江汉总医院。过去几个月中,一轮轮竞购,进入最后一轮的有三家:海王集团、华润医疗和新里程。

    而过去的这几个月中,江汉总医院董事会既不组织医院职工与竞购方交流,也几乎不公开告知医院职工产权改革的进展。很多职工都到处打听,以期对医院的未来了解一二。

    秦宇(化名)是江汉总医院的一名年轻职工,她会听到医院产权改革的各种小道消息,真假莫辨,也在网上查新闻了解其他国企医院改制的情况。她了解到,最后一轮竞购方的华润是国资委认可的改制国企医院的六大平台之一,新里程是中科院体系大健康平台,这两家都投资和管理了多家医院,包括几家三级医院。相比之下,作为江汉总医院药品供应商海王生物的母公司,海王集团此前并无投资和运营医院的经验,是行业新来者。

    然而,新来者海王集团偏偏在改制小组成员投票中超过了华润医疗和新里程。即使,“海王(集团)的书面出价刚开始是最低的,现场有董事会成员不断暗示海王修改价格,才让它竞标成功。而且他们对医院投后管理提升一无所知,对医院后续也没有一分钱的再投入计划。”雷正秀告诉记者。

    这时,雷正秀才意识到,为何她之前建议“遴选现场设置录像录音,给医院改制留下关键史料,也对遴选过程进行公平公开公正的监督监控”,会被董事会否决,原来董事会笃定了要来这么一场暗箱操作。

    那么,在其他国企医院改制中,这样的现象常见吗?

    一位参与过某国企医院改制全过程的律师告诉记者:“国企医院进行一个稍微大点的决策,都要留会议纪要,怎么会在这么关键的、涉及医院资产是否贱卖、决定全院一千多名职工未来的大是大非决策上,不留录像录音呢?而且,通常国企医院在改制中,会组织医院各科室的骨干作为职工代表,让职工代表参与到决策过程中。比如,安排职工代表与竞购方进行交流,职工代表就自己关心的问题提问,包括未来医院定位、科室发展和员工安置等关键问题,竞购方一一回答。有的医院甚至在最后一轮,由职工代表投票,来选出最终的投资方。”

    也有很多国企医院在改制中,员工的话语权很低。如果员工对结果不满意,可能会有激烈反对的举措:比如,娄底市人民医院、贵州航天医院、湛江市第二中医院、武汉普仁医院等等都曾公开抗议,抵制收购方。

    知道最后一轮遴选会的结果后,秦宇和她的同事们开始担忧医院的未来。她们在网上查到了海王生物的很多负面新闻。“我听说,油田管理局也发现了这些,管理局财务部还专门出了一份对海王财务的质疑报告,说选择海王等于拿医院替上市公司提升股价。可医院董事会压根不重视这个报告。同时,油田管理局党委提到,医院院长和董事长两位主要领导需达成一致意见才能召开遴选大会,但医院董事会也置之不理,强行开了这样一个遴选会。”

    秦宇告诉记者:“我听说海王答应给现有董事会成员绝对的权力,每人年薪200万,不要医院利润只要收入,不要任何管理权,所以医院董事会选了海王。可惜我没有任何证据,不然我就给纪委写信了”。她很担心海王把医院作为套现的工具,或是为了海王生物的股价而随意处置医院,不然不能解释为何它“不要医院利润只要收入”。
雷正秀和秦宇都希望,院方能认真考虑油田管理局的意见,遵循公开公平公正的方针,重新遴选收购方。

    “故事大王”张思明和他的海王集团

    海王集团的实际控制人兼董事长张思明,是资本市场的老玩家,卖保健品起家,一度曾经运作了三家公司上市:海王星辰在美国上市、海王生物在国内主板上市、海王英特龙(08329.HK)在香港上市。目前,海王星辰已经退市。海王英特龙的股价为0.25港元,成为“仙股”。截止8月2日,海王英特龙的市值仅为4.2亿港元。

    因此,张思明被媒体称为“故事大王”,他的常用手法之一是通过控股平台,一边融资,一边调整项目为张思民常用的手法之一。然而,他现在手中仅存的资本平台海王生物,在三年激进扩张后,财务状况岌岌可危。

    过去三年,海王生物收购了78家公司,其中2018年1月一口气收购了6家公司。收购这些公司,让海王生物2018年底的商誉跃升为39.18亿元。什么是“商誉”?比如,一家公司的历史成本为100万元,海王生物认为这家公司有好的发展前景,花400万元买下,那多出来的300万元则记为“商誉”。也就是说,“商誉”名义上是资产,实际上是公司已经花出去的钱。

    2016年末、2017年末、2018年末,海王生物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64.72%、79.05%、82.69%。更应引起重视的是,不断提升的负债总额中,流动负债的比例一直高达90%甚至以上。2016年末、2017年末、2018年末,其流动负债(一年内到期的负债)分别为106.19亿元、226.56亿元、305.86亿元。

    而与此同时,过去三年,海王生物的经营活动现金净流量分别为-14.97亿元、-24.33亿元以及-11.35亿元;2018年末,海王生物持有的货币资金总额为40.89亿元,其中28.11亿元处于受限状态。

    货币资金总额远远低于流动负债,“造血能力”即靠经营带来现金流的能力很弱,海王生物的财务状况已经是岌岌可危。

    故,今年5月30日,深交所就以上情况质询海王生物:“说明频繁开展资产收购的背景及必要性”,“说明短期借款大幅增加的原因、用途”,“说明是否存在短融长投情况”,“说明你公司是否存在债务偿付风险”,“说明营业收入持续增长、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净利润持续为正数的情况下,经营活动净流量连续为负值的原因”……

    “短融长投”是筹借短期的钱如短期借款,用于长期投资,带来资产与负债的结构不匹配,这是一种激进的扩张方式,很多著名公司都因为这一原因而陷入困境乃至倒闭,典型如“德隆系”就是前车之鉴。

    海王生物也有应对措施:6月25日海王生物出炉定增预案,拟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25亿元,其中,海王集团出资5到10亿元。但这部分融资目前尚未到账,且不到300亿流动负债相的1/10。
根据中登公司的股权质押登记数据,截止到2019年4月4日,海王集团将手中持有的99.83%的海王生物的股票质押了,这部分占海王生物总股权的约44%。据此可以推测,海王集团的资金链也颇为紧张。

    2015年6月底,海王生物的股价曾摸高每股14.14元,随后一路跌跌不休,今天6月下来,股价一直在4元以下徘徊,8月2日收于3.28元。如果股价继续下跌,那么海王集团面临着给质押的股票追加其他担保品的压力也越来也大,故而有强大的动力进行“市值管理”。

    但是,药企收购医院来提升股价,这个逻辑还成立吗?

    药企收购医院潮 仅仅三年一地鸡毛

    2016年开始,上市药企兴起并购医院的浪潮。通化金马、恒康医疗、益佰制药、人福医药都先后宣布收购医院。然而,这些公司进入医院行业的尝试,要么黯然收场,要么苦苦维持。

    2018年1月,康美药业(600518.SH)承诺出资13亿元购入通辽市医院67%的股份,资金将用于打造新院区,但这笔款项一直未到账。今年4月底,康美药业宣布,因会计差错,货币资金多算了300亿。这一公告令人震惊,要知道90%以上的上市公司的市值都不到300亿元。康美药业变为ST康美,对医院的投资自然就此终止。

    人福医药(600079.SH)曾在2017年底出资1亿元收购黄石大冶有色医院75%的股权,并称未来3-5年将布局超过20家医院。而2018年,原是著名医药白马股的人福医药,上市20余年来首次亏损,而且是巨亏27亿元,于是开始出售非核心产业的资产,黄石人福医院、武汉宏昇生殖健康中医医院也在出售之列。“布局20家医院”成为一纸空谈。

    2018年,恒康医疗先后出售在2017年收购的兰考三家医院的股权,并宣布终止收购马鞍山市中心医院,而就在2018年5月,恒康医疗计划以9亿-9.3亿元的价格收购这家医院93.52%的股权。造成这一巨大变动的直接原因是,2018年的股灾导致恒康医疗现金流断裂,大股东质押的股份爆仓,大股东阙文彬只能出售股权,公司的实际控制人随之变更。

    海王集团是上市药企(及其母公司)收购医院的后来者。还未真正入场,已经遭遇医院院长和职工的激烈抵制。海王集团拟收购江汉总医院将如何收场?它会成为又一家药企收购医院的失败案例吗?我们将持续关注。


 


    免责声明:本文系转载自网络,发布本文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用,另: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 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投资理财需谨慎,切勿轻信投资承诺,本站与任何网上投资行为无关。

中国财经网 www.fecn.net 责任编辑:26

关于

 你好! | 会员中心 | 退出
验证码:
首页- 新闻- 体育- 产业- 财经- 时尚- 科技- 娱乐- 汽车- 房产- 旅游- 论坛- 教育- 会议- 文化- 游戏- 法制- 生活- 地方-
北京互联网违法不良信息举报 不良信息举报信箱 主编信箱 给中国财经网提意见 新闻地图 
诚聘英才- 版权声明- 相关法律- 网站地图- 站内公告-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中国财经网版权所有
©2010-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