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财经网首页- 新闻- 体育- 产业- 财经- 时尚- 科技- 娱乐- 汽车- 房产- 旅游- 论坛- 教育- 会议- 文化- 游戏- 法制- 生活- 地方- 采购- Rss | 注册-登录 |会员中心
中国财经网 > 财经 >财税 >正文

内蒙古贫困地区金融供给不足与过度负债问题同时存在

2018-04-03    来源: 中国财经网  跟贴 0

     内蒙古农牧旗县金融供给不足表现在信贷总量偏低,金融服务覆盖率低、贷款数量不能满足需求,贷款利率高,贷款产品与农牧业生产周期错配,加大了农牧民的融资成本。当金融机构提供贷款数量和贷款产品不能满足农牧户的贷款需求,就导致了多头借贷,甚至不得不使用翼龙贷等各类小贷公司的高利贷。金融供给不足导致了多头借贷和过度负债。在内蒙古贫困旗县这一问题更为突出。

     内蒙贫困地区金融供给不足及过度负债的原因分析
     首先,国有商业银行在内蒙古贫困旗县的存贷比偏低,资金外流现象比较严重。虽然村镇银行的设立有助于增加农村的金融供给,但由于村镇银行起步晚、规模小、数量少,内蒙古农牧旗县金融供给不足的问题仍十分突出。

     各类金融机构在贫困旗县的覆盖率普遍偏低,内蒙古地广人稀,一些贫困旗县农牧户与金融机构网点的距离在几十公里以上,金融服务的可获得性低。村镇银行大都设置在内蒙古较富裕地区,而不是贫困旗县。目前内蒙每个非贫困旗县有0.89家村镇银行,而贫困旗县(国贫区贫)只有0.54个村镇银行,有27个贫困旗县还没有村镇银行。在贫困旗县设立村镇银行较多的是内蒙古银行(10家)和包商银行(6家),但他们也缺乏在贫困旗县进一步增设村镇银行的意愿。能够跨区域经营的国有商业银行,其市场定位本来就不在农村乡镇。在内蒙古自治区,中国农业银行和国家开发银行作为发起行设立的村镇银行只有2家,其余70家村镇银行都是由城市商业银行和农村商业银行作为发起行设立的。而城市商业银行和农村商业银行发起设立村镇银行,更多的是出于“跨区经营、抢先占位、提升形象”的目的,或发起之初就确立了翻牌改制为分支机构的目标。金融机构是以经济效益为导向的,因此,重要的问题是建立能够激励金融机构在贫困旗县增加金融服务覆盖率的机制。

     农牧旗县金融供给不足导致贷款利率过高。农牧业贷款的风险大,贷款利率高是符合市场经济规律的,但如果存在大量高出一般金融机构贷款利率数倍以上的贷款,就是金融供给不足的结果。

     中国人民银行包头市中心支行监测的2016年固阳县农户贷款利率为9.57%。中和农信项目管理有限公司下属的固阳县营业部目前在固阳放款利率为19.2%。该营业部成立于2013年10月,从2014年8月开始放款,到当年年底放款445万元,客户全部为农村妇女,贷款用于养殖业的占52.31%。从2015年开始该营业部的产品逐步多元化,客户不断增加,贷款规模不断扩大,认可度不断提高。自2014年到2017年4月共放款7009万元,其中2016年放款3226万元,1785笔;仅2017年1月至4月就放款1957万元,796笔。中和农信的固阳营业部有12人,其中信贷员8人,有效客户1919户,其中农户1292户,非农户627户,贷款金额在1-5万之间, 不良贷款在1%以下。该社的营销方式是,信贷员到每个村,一户一户宣传,接电话后免费上门服务。农村信用社和村镇银行为防控风险,对农户贷款一般不超过5万元,而中和农信对这类农户要做进一步评估,然后决定是否贷款。

     中和农信固阳县农户自立服务社通过更深入的入户营销,和对农户还款能力、还款意愿、贷款风险的评估,可以把利率设定19.2%的水平,相当于农村信用社和村镇银行贷款利率的2倍。而愿意承受这种高利率贷款的农户在增加,贷款规模在扩大,这说明农牧旗县的金融供给不能满足需求。

     更为严重的是由于金融机构提供贷款数量和贷款产品不能满足农牧户的贷款需求,相当多的农牧户不仅从多家金融机构贷款,甚至不得不使用翼龙贷等各类小贷公司的高利贷,其年利率甚至高达30%--40%左右。金融供给不足导致了多头借贷和过度负债。

     当前,对内蒙古贫困地区的过度负债问题需要给以高度关注。过度负债是指贷款户从金融机构及民间获得超过其偿还能力的借贷,导致在特定时限现金流出超过现金流入,到期不能偿还债务本息的现象。过度负债也与各类金融机构过度授信有关,其原因是多方面的:

     原因1:农牧业生产周期与贷款期限不匹配,信贷产品还本付息的时点与农牧业资金回流的时点错配,导致的多头借贷和过度负债。内蒙古的农牧业生产组织方式已经出现重大变革,各种类型的合作社、家庭农场、种粮大户已经出现在多个旗县。这种规模化的农牧业生产组织需要购买大型农业机具、建设仓储设施、养殖棚舍等,由此产生出一年期以上的大额信贷需求。而所有的金融机构对农牧民仅提供一年期流动资金贷款,不提供一年期以上的固定资产投资贷款,且贷款额度一般不超过50万元,农牧民只能多头借贷,用高息过桥资金倒贷,导致过度负债。

     即使是一年期的流动资金贷款,通常也要求每月等额还款或每月按时付息。但农民在播种到收割的几个月期间没有现金收入,牧民在牛羊产仔到育肥的数月期间也没有现金收入,而且还要继续投入,按月还款或付息给农牧民造成很大的资金压力。农牧民有很强的诚信意识,担心逾期造成不良记录,只能拆东补西多头借贷,甚至借高利贷也要按时还款,由此导致过度负债。

     特别是2014年以来内蒙古连续发生旱灾,加之2017年发生的特大旱灾,可能导致相当部分农牧民出现无力偿还贷款的问题,这一问题在牧区或更为严重。

     原因2:金融机构之间竞争导致的过度负债。在经济下行压力下,一些金融机构开始拓展农贷市场,特别是大中城市周边的农村地区。金融机构的竞争表现在抢优质客户上,个别金融机构为完成年度贷款指标,看其他金融机构已经给某个农牧户提供了贷款,就继续给他追加贷款,而一些农牧民缺乏经营意识,有贷款就要。另外,由于大多数村镇银行没有接入人民银行的征信系统,村镇银行对农牧户的授信情况不能得到反映,也可能造成多头过度授信和过度负债。

     原因3:农牧户非理性经营或非理性消费造成的多头借贷和过度负债。农牧户错误估计市场前景盲目扩大再生产;或盲目攀比,看到邻居、亲友在城市买房、买车,就不顾自身还款能力,盲目借贷导致的过度负债。

     更应引起重视的是高利贷介入导致的过度负债。当现有金融机构无法满足借贷需求时,就出现了民间高利借贷;还有因病、因灾、亲人发生意外和子女上学结婚等情况借了高利贷。而一旦借了高利贷,农牧民就会落入债务深渊难以脱身。上述情况在内蒙古牧区更为突出。

     例如,根据呼伦贝尔市金融办联合中国人民银行呼伦贝尔市中心支行对民间借贷较为活跃的四个旗13030户农牧民的抽样调查:参与民间借贷的农牧户占参与调查农牧户的24.4%;从参与民间借贷的农牧民户数上看:牧户占62.7%,农户占37.3%;农户户均贷款3.8万元,年息15%;牧户户均贷款5.5万元,年息36%-60%;牧户高利贷的借款金额和利息均高于农户。根据调研工作情况及抽样调查统计推算,呼伦贝尔市民间借贷规模约为75.6亿元,且高利放贷主要集中在牧业四旗,数额呈逐年快速增长态势。

     农民和牧民的生产生活方式、消费习惯存在重大差异。农民的生产方式是春种秋收,粮食没有成熟前没有现金收入,因此必须考虑在秋收前如何维持生活。而牧民牛羊的变现能力较强,如果不考虑价格可随时变现,另一方面牧区与外界交流少、信息闭塞,牧民的教育水平普遍偏低,缺乏成本核算意识、不善经营,借贷时对利率不十分敏感,不清楚自己应该承担的还款金额,且存在非理性消费行为,由此导致牧区高利借贷的情况比农区更为严重。另外,我国已经与美国达成了牛肉出口中国的协议,畜牧业或将直接面对低价进口牛肉的冲击,低价进口牛肉与自然灾害可能引发的连锁反应对内蒙古的冲击尤为严重,需要引起有关部门高度重视,及早采取有力措施防范金融风险。

     有部分农牧民已陷入过度负债的深渊
     内蒙古贫困地区过度负债的农牧民很多并不是建档立卡的贫困户,他们有牛羊有土地,有的还有汽车拖拉机,但由于家庭出现重大变故、自然灾害、经营不善等原因陷于过度负债,或成为新生的贫困人口。目前对于内蒙古贫困地区农牧民过度负债的规模和比例缺少正式统计数据,且难以统计。因为一些农牧户担心说明自己的债务情况就更难以从银行贷款,不愿涉及该敏感话题。

     在村书记陪同下,我们入户访谈的每个村庄都能遇到过度负债的农牧户。在赤峰阿鲁科尔沁旗乌兰巴日嘎苏嘎查,一蒙族农牧民因2013年妻子借钱看病,2016年葵花因灾绝收,已欠55万元债务,虽有几头牛,但年收入只有14万元。在通辽库伦旗哈拉胡绍嘎查,一蒙族农牧民有80亩地,7头牛,干瓦工一天能挣250元,但因孩子和妻子有病不得不贷款治病,现已负债32万元。兴安盟科右中旗杜日本格热嘎查,一蒙族农牧民,有40亩地,种地基本没有收入,看通辽的朋友养猪赚钱,就借钱买猪60多头,因经营不善,冻死30多头,现负债17万元。这三家农牧民都借有翼龙贷5—6万元,且还要继续进行民间融资才能维持,已陷入过度负债的深渊。

     更应引起注意的是,内蒙古贫困旗县刚出现的一些新型农牧业生产组织——养殖合作社、家庭农场、种粮大户已经因过度负债而破产,或陷于困境。兰熙鹏,全国首届优秀农产品经纪人,内蒙古自治区“三八红旗手”,武川县第七届、八届政协委员,2008年组建了武川县兴旺农产品专业合作社,以养殖蛋鸡为主,建起了可容纳2万只鸡的标准化规模化养殖基地,惠及3个乡镇带动486户农民增收,目前因负债一千万元已经破产,兰熙鹏为躲债已不敢回家。她合作社的一个成员因债务纠纷被黑恶势力毒打,养殖基地被收走。我们走访的兰熙鹏合作社副社长,她所借一笔20万债务经一担保公司操作变成40万元债务,被迫卖掉在呼和浩特的两处房产抵债,现仍有70万债务,不断有债主上门,并有黑恶势力进行人身安全威胁,已到破产边缘。

     即使经营状况较好的种田大户也面临困境。武川县麻迷兔村一农民在外承包工程挣了些钱,2013年卖掉在县城的房产,带200万元并贷款100万回乡种地。他流转了1千亩土地,购置4台拖拉机,建设了仓储设施,常年雇佣2个拖拉机手,3个人浇地做饭,去年收入160多万元,成本140多万元,生产经营赚的钱都花在融资上。目前不仅自己投入的200万元没有收回,贷款规模已经增加到140万元,其中包括被事先扣留的26万元贷款风险保证金,每年要支付的利息有20多万元。今年春天他使用50万元过桥资金倒贷,每天利息1500元,20天花了3万元。老婆和两个孩子的生活靠合伙在县城的KTV开支,在县城还有两套房子。他说“种地不挣钱,现在是种也不行,不种也不行”,种地的拿不到补贴,融资成本太高。他所在的自然村“十大古村”的3户流转千亩土地的种田大户都面临同样的困境,都在勉强支撑。

     规模化的新型农牧业生产组织是内蒙农牧业的发展方向,但规模化生产就需要有大的资本投入,就需要融资,而内蒙古贫困地区过高的融资成本会窒息新型农牧业生产组织的成长空间,农牧业生产效率难以提高,无法从根本上解决脱贫致富的问题。




 


    免责声明:本文系转载自网络,发布本文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用,另: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 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投资理财需谨慎,切勿轻信投资承诺,本站与任何网上投资行为无关。

中国财经网 www.fecn.net 责任编辑:25

关于

 你好! | 会员中心 | 退出
验证码:
首页- 新闻- 体育- 产业- 财经- 时尚- 科技- 娱乐- 汽车- 房产- 旅游- 论坛- 教育- 会议- 文化- 游戏- 法制- 生活- 地方- 采购-
北京互联网违法不良信息举报 不良信息举报信箱 主编信箱 给中国财经网提意见 新闻地图 
诚聘英才- 版权声明- 相关法律- 网站地图- 站内公告-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中国财经网版权所有
©2010-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