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财经网首页- 资讯- 体育- 产业- 财经- 时尚- 科技- 娱乐- 汽车- 房产- 旅游- 论坛- 教育- 会议- 文化- 游戏- 法制- 生活- 地方- 采购- Rss | 注册-登录 |会员中心
中国财经网 > 财经 >宏观 >正文

十九大之后:中国必须超越《未来简史》幼稚的科技宗教

2017-11-14    来源: 中国财经网  跟贴 0

    文/张羿(《管理救赎》节选)

    危险的科技宗教,落伍的现代世界观

    尤瓦尔•赫拉利的《未来简史》风靡全球,在全世界成功虏猎了无数眼球的关注,这正说明了这个世界是何等的肤浅与盲目,缺乏真正思考的力量。实际上,《未来简史》只是科技宗教的一个新的变体,目的是把技术哲学推向新的危险的山巅,该书所鼓吹的数字宗教不是后现代世界观,而是现代世界观的登峰造极。尤瓦尔•赫拉利认为,数字化与生物技术的结合将使人类进化到“神人”阶段。他鼓吹以“神人”取代人文主义,使人类达到自我掌控生命的真正“幸福”的状态,这无疑是科技宗教的淋漓体现。

    从凯文•凯利到尤瓦尔•赫拉利的幼稚狂想

    虽然凯文•凯利认可“情绪驱动”是AI与人类的差别也是差距,情绪化或许在很多场合被当做人类的弱点,但也将是人类击败人工智能的关键。不过,凯文•凯利的技术哲学仍然存在巨大的误区,几乎与尤瓦尔•赫拉利如出一辙。凯文•凯利在《失控》中,把技术看作有生命的活物,他认为,人对自身生命的扩展就是技术。在2010年出版的《技术想要什么》一书中,凯文•凯利明确提出:“技术是一种生命体”。他说:“我认为,技术是生命体的第七种存在。人类目前已定义的生命形态包括植物、动物、原生生物、真菌、原细菌、真细菌,而技术应是之后的新一种生命形态。”

    凯文•凯利甚至说:“这些机器人是我们的孩子。由于机器人具有繁殖能力,我们需要更强大的责任心。我们应该有目的地培养我们的机器人孩子成为好公民。要逐渐为他们灌输价值观,以便在我们放开手时,他们能够做出负责任的决定。”这种向机器人灌输价值观的观念,其实就混淆了人与机器之间的差别。

    顺应此种技术哲学,那么科技也将丧失边界。VR性爱、性爱机器人、定制人类-编制基因组婴儿、神经技术等,将更加模糊人与机器之间的界线,并极大地冲击人类的伦理观,破坏人类社会的正常秩序。谷歌工程总监雷•库兹韦尔甚至宣称:人类将在2045年实现永生,《未来简史》中也有类似的观点。这些思想表面先进,实则缺乏应有的理性,只是现代世界观的无限膨胀罢了。

    在《未来简史》中,尤瓦尔•赫拉利指出:在18世纪,人文主义从以神为中心的世界观走向以人为中心,把神推到了一旁。在21世纪,数据主义则可能从以人为中心走向以数据为中心,把人推到一边。到三个千年,自由人文主义被科技人文主义取代。而科技人文主义又被新的宗教--数据主义所取代,信数据得永生。尤瓦尔•赫拉利因此提出人文主义-自由主义-后人文主义的现代思想三阶段论,认为在后人文主义阶段,人工智能即将超越人类智慧,智人将失去控制权,人只是生化算法的组合,没有自由意志,也没有灵魂。民主、自由市场和人权也将消失。未来,人类将会失去在经济和军事上的用途,因此经济和政治制度将不再继续认同人类有太多价值。社会系统仍然认为人类整体有其价值,但个人则无价值。社会系统仍然认为某些独特的个人有其价值,但这些人会是一群超人类的精英阶层,而不是一般大众。按照赫拉利的观点,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人会变得慢慢放弃决策权。99%的人类将沦为无用阶层,人工智能革命成为个人价值的终结,未来掌握在少数精英手中。而这些精英,已经不是普通的“智人”,而是掌控了算法,并通过生物技术战胜死亡、获得幸福的“神人”。他们才是未来世界的主宰者,是人类进化而成的新物种。

    《未来简史》并不烧脑,也无真正的创新性思想

    事实上,《未来简史》的核心观点都经不起推敲。很多人觉得这是一部烧脑的著作,但实际上其中并无真正创新性的思想。比如尤瓦尔•赫拉利认为人和动物没有本质的区别,人类胜出动物是因为大规模合作。但事实是,虽然动物有意识和情感,但没有道德感,动物并不具备文学、艺术、哲学和信仰方面的需求,动物的智力和精神层次与人具有本质的区别。其中的奥秘并非仅仅靠科学和心理学就能穿透。

    《未来简史》洋洋洒洒,涉及诸多学科,显示出作者的博学,但其中的很多观念都是似是而非的。作者对诸多领域所发表的点评,外行人也许会觉得很了不起,但内行人看来却不着边际。比如尤瓦尔•赫拉利认为杜尚的《泉》代表着人文主义美学:看得人觉得美,就是美。实际上,相对主义的极端衍变使杜尚已经放弃了审美的概念。艺术终结是审美的终结,而审美的终结是由于信仰的终结、价值的终结和哲学的终结,艺术终结本质上代表着启蒙理性的终结和人文主义的终结。当意大利艺术家曼佐尼把自己的粪便装在罐子里作为艺术品,且被大英博物馆等著名机构收藏时,人们很容易就会明白为什么后艺术已经与审美无关。
   
    事实上,后艺术对审美的放弃,表明现代世界观走到尽头后人类的绝望。而大数据和人工智能并不能使人类摆脱此种绝望,因为技术不是神。惊诧于人工智能的伟大并自我陶醉,说明人类面对宇宙的骄傲与目光短浅。人工智能与蒸汽机并没有本质的区别,后人文主义并不是理性宗教或神人主导,而是人回到理性-信仰维度。人工智能只是现代科技的升级,虽然工业革命取代的是人的体力,人功智能既取代体力也取代脑力,但人工智能仍然是服务于人,而不是取代人。面对浩瀚宇宙和人的奥秘,人工智能永远都是小儿科。即使人类能够自由来往于整个太阳系、银河系和更多的星系,站在宇宙的角度不过是从一个村庄到另一个村庄。人类又何必自以为是神呢?

    尤瓦尔•赫拉利认为:超人类看待一般人,会象19世纪欧洲人看待非洲人一样,未来的超人类将会冷酷地统治大众。尤瓦尔•赫拉利显然真的把人类等同于动物了,他未能区分能力与权柄的关系。人工智能虽然能力超出人类,但会服从人类的权柄。发明人工智能的“超人类”在现实中,仍然会服从父母的权柄、组织领导的权柄、政府官员的权柄。有能力并不等于就可以为所欲为,就可以统治其他人。古代的帝王也不是用能力来统治国家,而是用权柄统治国家。公路上的大卡车远比交警有能力,但它要服从交警的指挥;一个成年男子远比他衰老的母亲有能力,但他仍会顺服自己的母亲。这就是能力服从权柄。人类之所以具有权柄的观念,是因为人类有灵魂、有价值观、有敬畏。即使未来的“超人类”也是有灵魂、有价值观、有敬畏的。

    正因为能力要服从权柄,所以后人文主义并不会导致精英政治,而是导致真正的后现代民主,这将既不是西方现代民主,也不是传统的专制。未来的“超人类”不会因为掌握了发达的人工智能技术就冷酷地统治他人。当然,如果任由科技宗教无度发展,不相信人有灵魂,在人类的生活中彻底消灭敬畏,把数据上升到神的高度,那么人工智能确有失控的可能。惟其如此,重建信仰对人工智能时代才异常重要。后人文主义并不是象尤瓦尔•赫拉利所说的消灭自由,而是在理性-信仰维度下建立有限的自由,这种自由与以人文主义为根基的西方现代自由主义完全不同。事实上,超人类也不会丧失爱与对弱势群体的怜悯,而变成冷血的统治者。科技宗教不能为世界提供救赎,相反,它本身需要被救赎。

    虽然尤瓦尔•赫拉利对数字宗教赞赏有加,不过他很聪明地为自己留下了回旋的余地。在《未来简史》结尾部分,赫拉利指出:在古代,力量来自有权获得资料。而到今天,力量却是来自知道该忽略什么。面对这个混沌世界的一切,我们究竟该注意什么?看来,赫拉利自己也是迷茫的。事实上,尤瓦尔•赫拉利并不是做出预言,而是指出某种可能性。他只是指出了未来世界的某种危险的可能,而这种可能并非没有。因此,正确的科技哲学对遏制这种危险就至关重要。

    人工智能诞生之前的先知之声
    
    早在人工智能诞生之前,克莱夫•斯特普尔斯•刘易斯就清楚地意识到,有一种力量正在瓦解西方的客观主义道德传统。在《人类的毁灭》一书中,刘易斯指出道德相对主义是西方传统的死敌,也是东方传统的死敌。这种道德立场使现代人成为“穿着裤子的猴子”、“城市里的傻瓜”、“没有头脑的人”。刘易斯指出,现代以前,任何重要思想家都未曾怀疑道德价值的客观性或道德判断的合理性。现代以来,人们根本不把道德“判断”当作一种判断,而只是把它当做一种“感受、情结或态度”,实际上是一种情绪,受到社会和文化的制约,具有无限的可塑性。刘易斯坚决认为,这种思想如不铲除,必将毁灭人类。

    事实上,卡尔•马克思所说人的异化和马尔库塞所说的“单向度人”,都是对现代世界观的批判。如果不遏制这种思潮,会使人类无法驾驭科技,而成为科技的奴隶。科技革命需要新的文化复兴,拒绝科技狂,拒绝创新狂,拒绝人性的异化与“单向度的人”,以从容的心态回归创新与管理的本质,才是互联网时代应有的健康健全的理性。自启蒙理性以来,人类产生了许多代替宗教的狂想,最早是艺术代宗教,现在又出现了科技代宗教,这都是启蒙理性走到尽头的表现。面对这些形形色色的狂想,我们需要认真思考弗兰西斯•薛华博士的警告:现代人最大的悲哀,莫过于身为被造之物,却以造物主自居。

    人工智能并不能取代人类,而是促进人类的自我进化
    
    人工智能本质上只是蒸汽机的升级版,并不能真正取代人类,而是促进人类的自我进化。人工智能终结的不是民主社会,而是大前研一的低智商社会。大前研一的低智商社会对应的是传统的上升渠道被固化的科层制社会,而人工智能对体力乃至智力性工作的取代,只能迫使人类每一个体都升级为创造者。未来,唯一有价值的是智慧和创造。

    --张羿《管理救赎:后现代管理缔造》,中国财富出版社2017年重磅图书。

    张羿简介
 
\

    张羿,著名管理学家、后现代管理开创者。现为中国数字信息与安全产业联盟暨中数信安集团首席管理顾问,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等多所名校EMBA导师。曾任《商界评论》、《管理学家》、《中国新时代》等多家财经媒体专栏作家或特约撰稿人。
   
    著有《后现代企业与管理革命》(2004年)《中国式管理批判》(2007年)。著作被多所高校列为博士研究生重要参考文献,为众多管理学专业论文所引用,并为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官网、《人民日报》海外版、《中国企业家》、新浪财经等广泛报道或转载。

    曾在中国管理传播网与中国式管理大师曾仕强展开中国式管理大辩论,引起强烈反响。曾在博客中国与中国社会科学院信息化研究中心秘书长、《互联网周刊》主编姜奇平,展开后现代商业精神大辩论,引起强烈反响。曾因《万科与世界级企业的真正差距》一文被《中国企业家》杂志转载引发强烈反响,该文在十年前就指出万科产权制度的弊端,间接预警了今天的“宝万之争”。

    2004年7月,曾应邀出席IFSAM第七届世界管理大会,发表《现代企业的终结与后现代企业的兴起》主题学术报告,引起国际管理界强烈关注。《管理救赎:后现代管理缔造》,是张羿二十年管理创新的结晶,是德鲁克、彼得斯之后世界管理学集大成之作。

    张羿历经二十年企业实践,并具有从记者到经理人到企业家的丰富从业经历。其管理学著作视野开阔,思想深刻独到,理论与实践并重。在中国管理科学学会主持的《管理蓝皮书:2017年中国管理发展报告》中,张羿后现代管理与海尔管理模式同被列为中国本土诞生的世界级管理。

    名家推荐
 
    张羿《管理救赎》是一部开创性著作。作者用后现代范式,更替现代性范式,推动机械型管理向生命型管理进行系统的理论转型升级。管理学的再现代化,是发生在管理领域的“出埃及记”,旨在将人类管理从利用工具理性为主,救赎为以人性复归为主;从服务于异化,救赎为服务于使命;从现代性这一低层次,救赎到后现代这一高层次。最终与经济实践的转型升级同步,实现管理理论从工业时代的现代化,向信息时代的现代化的惊险一跃。
   
    --姜奇平 中国信息社会50人论坛轮值主席、中国社科院信息化研究中心秘书长、中国社科院信息化与网络经济室主任、中国科学院《互联网周刊》主编

    这是一部与旧时代划清界限的著作!我很久都不看管理学的书了,因为现代管理学的基础正在崩塌。互联网来了,全新构建了我们这个世界,颠覆了原来的组织和管理思维。在移动互联、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的巨变时代,一切坚固的管理思维都在烟消云散,全球的组织将如何重新思考管理?未来我们需要怎样的管理思想和哲学?什么时候新的管理才成型呢?张羿先生宏大、深邃、直抵本质的论述,是管理界根本反思的开始!
                                      
    --罗振宇  《逻辑思维》创始人

    十几年前我就拜读过张羿的著作,并推荐给我的研究生。张羿的管理创新具有相当的独立性和领先性,这本《管理救赎》更堪称是近二三十年来全球管理创新的集大成之作。张羿著作的跨学科性和思想的深刻性与德鲁克十分相似,我相信中国诞生德鲁克式管理思想家的时代已经到来。
   
    --彭新武  中国人民大学管理哲学教研室主任、博士生导师,哲学博士、管理学博士后。日本爱知大学客座研究员、韩国首尔国立大学商学院客座研究员

    《管理救赎》中所提出的后现代管理范式,对身处物联网时代的企业具有很好的借鉴作用。张羿对海尔转型的理解非常到位和深刻,海尔在转型过程中坚持以人的价值为中心,通过人单合一模式实现企业在战略、组织、薪酬三个层面的颠覆,使企业从制造产品到孵化创客,成为平台型企业。希望更多的企业能够用物联网的范式,换道超车、引领时代。
                                          
     --周云杰  海尔集团总裁

 


 


    免责声明:本文系转载自网络,发布本文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用,另: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 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投资理财需谨慎,切勿轻信投资承诺,本站与任何网上投资行为无关。

中国财经网 www.fecn.net 责任编辑:88

关于

 你好! | 会员中心 | 退出
验证码:
首页- 资讯- 体育- 产业- 财经- 时尚- 科技- 娱乐- 汽车- 房产- 旅游- 论坛- 教育- 会议- 文化- 游戏- 法制- 生活- 地方- 采购-
北京互联网违法不良信息举报 不良信息举报信箱 主编信箱 给中国财经网提意见 新闻地图 
诚聘英才- 版权声明- 相关法律- 网站地图- 站内公告-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中国财经网版权所有
©2010-2011